返回首頁
銀行理財CURRENT AFFAIRS
銀行理財 / 正文
理財新規落地之后 銀行資管投資模式轉型向何處去

  9月28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理財新規”)。結合之前發布的資管新規可以看出,監管層在投資管理、資金投向、集中度管理等多方面對銀行理財投資端轉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剛性兌付機制下,銀行理財產品發揮著銀行存款替代功能,進而導致銀行始終缺乏資管轉型的根本動力。但隨著資管領域政策環境、市場環境、行業環境的高速轉變,相對單一的投資模式已成為銀行資管進一步發展的桎梏,銀行理財投資模式必須經歷根本性的調整才能適應未來的大資管格局,進而帶動銀行整個資管轉型進程的加速,為后續“財富管理+資產管理”的資管模式打下堅實基礎。

  多因素推動資管投資模式轉型

  《金融時報》記者注意到,在資管新規的基礎上,理財新規針對銀行理財特點作出了進一步的要求:一是縮短融資鏈條,為防止資金空轉,延續理財產品不得投資本行或他行發行的理財產品的規定;二是強化穿透管理,要求銀行充分披露底層資產信息,但理財產品投向公募證券投資基金可不再穿透至底層資產。

  業內專家認為,資管新規與理財新規的相關監管要求共同構成了銀行開展資管業務的監管基礎,而相關監管要求則進一步凸顯了銀行資管投資轉型的必要性與緊迫性。

  投資管理方面,理財新規明令禁止具有滾動發行、集合運作、期限錯配、分離定價特征的資金池業務。此外,針對多層嵌套,允許資產管理產品再投資一層資產管理產品,但所投資的資產管理產品不得再投資公募證券投資基金以外的資產管理產品。

  資金投向方面,理財新規明確,公募理財雖可以投資非標,但是能投資的范圍將有限。另外,也不得將資產管理產品資金直接投資于商業銀行信貸資產。

  “劇烈變化的內外部環境正共同作用,推動銀行資管行業的投資管理模式轉型。”普益標準副總經理付巍偉表示,“首先,監管機構對投資管理、資金投向、資產集中度等多方面的統一要求,讓銀行資管投資管理模式轉型有著現實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其次,未來理財子公司政策紅利的釋放,將為銀行理財投資模式升級提供動力;再次,財富管理市場需求側與供給側環境的變化,將促使銀行資管由傳統被動投資向主動管理模式轉型;最后,傳統銀行理財主要競爭對手是銀行同業,而過渡期之后,銀行資管將直面大資管行業的強勁競爭,這也是銀行資管行業需要深度思考的一個課題。”

  投資者需求日漸多元化

  隨著我國金融體系的逐步完善,投資市場需求呈多元化發展。從資金面分析,一方面,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較2013年增長42%,增勢明顯;另一方面,2017年居民儲蓄率僅7.7%,較2010年下降8.3個百分點,降幅明顯,居民儲蓄存款進一步流向銀行理財、信托、基金、私募等大資管領域。

  基于收入與儲蓄的一增一減可探知,投資者的投資需求正逐漸從單一向多元化轉型,選擇范圍的拓展進一步要求各類資管機構實行差異化競爭,并基于投資能力的提升以獲取市場化競爭優勢。

  在競爭激烈且多變的市場環境中,銀行資管的競爭范圍已拓展至整個資管市場。截至2018年二季度,銀行資管規模29.09萬億元,占全市場資產管理總規模的23.82%,較上年同期略降;信托規模占比回升至19.87%;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規模占比分別同比上升1.92個和2.36個百分點。

  “隨著資管新規的統一監管標準,銀行資管除受到監管規定本身的沖擊外,其他相關資管機構的發展也將會不斷沖擊銀行資管的市場份額,銀行需主動尋求突破,由傳統被動資管模式向新興資管模式升級。”付巍偉認為。

  除此之外,伴隨監管要求的剛性兌付打破,銀行理財產品的競爭力差異將拓展至收益、風險、流動性等多個維度。理財專家表示,為適應多維度的競爭環境,銀行資管必須加快構建新的投資管理體系,從原來價格戰競爭的泥淖中抽身,全方位地滿足客戶需求和取得市場競爭優勢。

  四大方面探索轉型路徑

  “面對挑戰,銀行資管需從四大方面探索轉型路徑:一是投資理念需由同質轉向差異化;二是投資范圍需從單一轉向多元化;三是投資策略需從持有轉向‘持有+交易’;四是投資關系需從‘供給定需求’轉向‘需求定供給’。”付巍偉告訴《金融時報》記者。

  轉型方向明確后,銀行資管需著力推動投資模式升級和投研能力建設,通過投研能力及人才團隊建設增強自主投資能力,同時加快信息系統建設,支撐投資業務發展,為“財富管理+資產管理”業務模式的構建提供支撐,實現“自主投資能力提升+外部合作模式合理運用”的雙突破。

  付巍偉認為,自主投研能力建設方面,首先,銀行可設置宏觀環境及政策研究崗位,借助宏觀經濟指標及大類資產配置決策分析框架,研判適合我國實際的宏觀環境分析模型;其次,在宏觀研判的基礎上,推動大類資產配置模式的發展,并增強行業投資策略的儲備以應對市場環境的變化,進而避免錯失投資機會;再次,加強風險管理,重視資產評審,優化并形成主客觀相結合的信評體系,全面提升自主信用風險管理能力。

  自營投資與外部合作結合方面,銀行資管投資范圍向全市場覆蓋的方向已明晰,但諸多銀行投研團隊建設尚弱,僅依靠自身投研實力實現業務擴張周期過長,因此,借助外部機構力量,達成自主投資與主動委外相結合的投資模式或成為主流。對于委外業務,銀行需轉變思路,變被動為主動,更多參與事前判斷及投后管理評價。

  “在降本增效大戰略框架下,銀行資管要實現投資模式的大轉型,信息系統建設與改造必不可少。系統優化方面應遵循由前至后的邏輯,即基于銷售、產品、投資、風控四大邏輯,逐步完善核心賬戶系統、理財產品銷售系統、客戶管理系統、客戶信息系統、外部市場交易系統、資產管理核心業務系統、決策分析系統、托管銀行系統、信息風險管理系統、項目與風險管理系統等各類IT系統,進而實現對資管業務的高效支撐。”付巍偉表示。

責任編輯:韓勝杰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