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求索 发展 智慧
2018年度诺贝尔奖经济学奖的当下意义

  10月8日,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该奖授予威廉·D·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保罗·M·罗默(Paul M. Romer),旨在肯定他们对全球经济可?#20013;?#22686;长提出的破解之道。面对资源紧张、气候变化、全球格局调整、科技与人才成为争夺焦点的?#36125;?#21487;?#20013;?#21457;展之道是这个?#36125;?#26368;基本、最紧迫的需要,关涉全人类福祉。

  保罗·罗默的理论译本不多,国人对其知之甚少。而诺德豪斯与萨缪尔森合著的《经济学》教科书,早已在我国流传广泛,成为基础教材类图书的首选之一。在该书第三编“要素市场”中,就详细阐述了土地、自然资源和环境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结合此次诺奖的颁发,不难推断,这一编的内容,或许就是诺德豪斯倾尽心力之作。如此,他的理论著述,早已与国人见面。

  不是一个变量那么简单

  气候变化、属于自然科学研究领域。20世纪后,人类经济活动产生的温室气体产生过快,超过了生态系统的再平衡速度,温室气体累积,地表温度升高,形成难以估量的影响。因此,近几十年的经济研究,纳入气候变化因素变得?#20219;?#37325;要。于是,相关研究在近年增多,很多研究论文、图书出版和新闻报道,愈加关注气候因素。但对气候因素纳入宏观经济考量的深度和广度尚显不足。一些研究往往使用简单的外推法,将碳排放量与GDP直接挂钩,却常常忽略微观主体对经济环境变化的适应过程。模型过于简单机械,难以指导?#23548;?/p>

  ?#23548;?#19978;,气候变化引发的经济危机,甚至民族国家命运变迁,在历史上并不罕见。现实中,大多宏观研究,只针对一国,对其自然环?#22330;?#29983;态资源、地理区位、气候变化等因素,只作为某几个变量考量。但在?#23548;?#30740;究中,这些因素往往不易量化考察,或与希望的结果相关性不显著,而往往被剔除出模型之外。的确,比起GDP、M2、CPI等常用变量,气候因素确实太不易捕捉。往往因为学科划分的缘故,经济学家也很少关注气候变化。

  诺德豪斯早?#35759;源?#23637;开研究,他曾指出,减少温室气体排?#35834;?#25919;策措施,必须经由经济系统才能起作用;同?#20445;?#27668;候变化?#19981;?#23545;经济系统的生产过程和最终产出形成影响。

  生于1941年的诺德豪斯,196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现任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在长年学术生涯中,他致力于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研究,创立了DICE和RICE模型,进行经济学、能源和气候变化相互作用的综合评估。在其论文《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思考》中,诺德豪斯指出:“人类通过多?#25351;?#39044;措施在自然环境中掷骰子——向大气中注入微量气体,如温室气体或消?#26576;?#27687;层的化学物质,通过工程设计大量土地使用,如森林砍伐,破坏自然栖息地和大量物种,甚至在实验室中创造转基因物种,并累积足够的?#23435;?#22120;摧毁人类文明。”诺德豪斯主张从排放许可制度转向征收碳排放税。他发展?#25628;?#31350;全球变暖的经济学方法,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34892;?#36884;径。

  曾任职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的陈志武,回忆起这位前同事时说,他是一个高度专注学术、充满好奇、全力以赴追求自己兴趣的学者。他对技术变迁如何改变人类社会的历史研究既深又广。

  诺德豪斯获得诺奖,再?#25105;?#21457;人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促使人们扩大宏观视野,不论在科研领域,还是畅销书写作、新闻报道等诸多方面,人们应重新审视生活的宏观环境,把宇宙地球诸多要素重新纳入实验室中考量,探究它们与经济发展、人类命运的深层联系。

  重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20445;?#20174;来都不是一句口号,这不仅来?#26434;?#21382;史的经验、教训,也同样来?#26434;?#32463;济学家构建的发展模型中。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人保罗·M·罗默,曾在多所学校任教。在其科?#26032;?#25991;中,最有亮点的理论莫过于内生增长理论。罗默在1986年建立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把知识完整纳入到经济和技术体系之内,使其做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

  在论文《收益递增与长期增长》中,罗默构建了一个具有内生技术变化的长期增长模型,特殊的知识和专业化的人力?#26102;?#26159;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知识和人力?#26102;?#19981;仅能自身形成递增收益,而且能使?#26102;?#21644;劳动等要素也产生递增收益,从而整个经济的规模收益递增。收益递增保证了经济的长期增长。

  1990年,罗默发表论文《内生技术进步》,建构了他的第二个内生增长模型。该模型得出的结论是:增长率随着研究的人力?#26102;?#22686;加而增加,大力投资于教育和研究开发有利于经济增长,直接支持投资的政策无效;在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中,人力?#26102;?#35268;模是至关重要的;由于知识的溢出效应和专利的垄断性,政府的干预是必要的。政府?#36175;?#36807;向研究者、中间产品的购买者、最终产品的生产者提供补贴,以提高经济增长率和社会福利水平。

  在多数场合,科学创新和人才培养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往往流于经验和模糊的阐述,在?#23548;?#20013;,真正能起到多大作用,如?#23614;?#29983;影响,却鲜有描述。罗默的研究恰好为人们填补了理论到?#23548;?#30340;推导过程,数学模型?#24471;?#20102;科技创新与人力?#26102;荊?#26159;影响经济发展深层的内生动力。

  回归到增长的主旋律

  时至今日,次贷危机及由此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十周年,全球经济在危机后缓慢?#27492;眨?#19990;界政治多极化成为强烈需求。然而,当今社会,全球变暖依旧?#20013;?#29978;至个别国家退出相关协定,影响宏观进程;全球?#26102;?#24066;场波动;贸易摩擦、争端存在,个别经济体无法逾越零和博弈的思维窘境和困局。在外在因素或难以变化,外部?#38469;?#26085;益收紧的情况下,利用内生动力获得深度发展,是全人类共同的愿望。

  学者巴曙松这样?#21019;?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结果,“把他们摆?#25581;?#36215;的主题,应当就是增长?#20445;?#35834;德豪斯和罗默设计了一些方法来解决我们当前关于如何创造长期和可?#20013;?#32463;济增长的最基本和最紧迫的问题”。

  有研?#32943;?#31034;,经济危机十年来,在危机阴影之下,全球生育率明显下滑,劳动力短缺在很多国?#39029;?#29616;,正?#36129;?#20840;球发展方式加速转型。

  面对这些挑战,诺德豪斯与罗默同时获奖,尤其有深意:诺德豪斯以其数十年的研究,围?#30772;?#20505;变暖问题进行了许多?#25945;郑?#36890;过气候变化与经济增长模型,掌握了融合经济学和自然科学的分析工具,可对能源利用、气候政策等提出政策建议;罗默早在三十年前,就在研究如何确立经济内生增长的路径,将科技创新与人力?#26102;?#20869;化于新增长模型之中。打破了传统理论的桎梏,从而推动生产的规模收益递增,再次证实科学技术才是经济增长的不竭之源。

  回望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凯恩斯及其理论的出现,是力挽狂澜的最后依靠。在当下,不能否定诺奖的提名、评选,不是在力图寻找到新?#36125;?#30340;“凯恩斯”。至于找到与否,不能妄下结论,但这一寻找的过程,?#35789;?#24471;一些学者的理论重新被人们认识,令人们并从中找到发展的智慧。

责任编辑?#35946;?#26114;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