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生态反思与人性挽歌——读阿来《蘑菇圈》

  策划人语  

  创立于1986年的鲁迅文学奖,以鲁迅先生命名,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之一,旨在奖励各种文体作品和文艺理论的创作及中外文学作品的翻译,推动中国文学事业繁荣发展。与老舍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并称中国四大文学奖。同鲁迅先生的创作经历相似,鲁迅文学奖也一直在寻找那些扎根生活,深刻反映现实的当代文学作品,并以此表彰那些关注社会百态的作家们。日前,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揭晓,34位作家、诗人、文学理论评论家和文学翻译家获奖。作家石一枫从生活视角里跳脱出来,关照人生百态;作家阿来执著的书写被肯定,展开对共生于地球的其他生命的关照。

  近来,作家阿来的中篇小说《蘑菇圈》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作为阿来“山珍三部曲”之一,该作品以藏区机村阿妈斯烱经历为主线,真实生动展现了社会变迁下藏区的生态图景,审视和反思了文明对生态的影响、对人心的改变,以温暖底色写出人性的善与美。阿来笔下的生态刻画如记录片一样,既有宏大视野,也有细节特写。第三人称的叙事视角带来客观的距离,语言如散文诗般优美而灵动。

  社会经济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越来?#35282;俊?#20139;受着现代文明的我们,虽然仍以地球村为居所,但有多少人会关注社会发展中大自然的变化、关心家园的生态状况?人与自然的距离恐怕越来越?#35835;恕?#38463;来说过,“我们是生活在自然界的,我们跟自然界的关系是什么?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是在一个越来越恶化的自然环境当中,尊重和保护必须从?#29616;?#24320;始。?#34987;?#20110;对生态的敏感意识,阿来选取了三种被当今消费社会强烈需求的藏区物产为题材,写下了“山珍三部?#34180;?#19977;只虫草》《蘑菇圈》《河上柏影》。该系列作品关注自然与人性,文字优美、清澈,读来仿佛?#23567;冻景?#33853;定》的诗意?#23567;?/p>

  原始自然的和谐诗篇

  小说开头,诗意地描绘了人、动物、植物和谐共生的图景,流动着自然的生机,透出原始、淳朴、清新的味道。

  当第一声布谷鸟在机村响起时,弯腰劳作的人们会停下活计,“凝神谛听?#20445;弧?#23665;坡下,?#24433;?#36793;,机村那些覆盖着木瓦或石板的房屋上稀薄的炊烟也停顿下来?#20445;弧?#25152;?#26032;?#29983;、胎生、一切有想、非有想的生命都在谛听?#34180;?#20174;机村到周边村庄,甚至整个藏区的山川河谷,都经历着这“美妙而短暂的停顿?#34180;ⅰ?#24196;重的停顿?#34180;?#20174;一个个特写拉远到全景,阿来将藏区的自然生态图景记录下来,别有一种静止与流动交错之美。

  “像是一件寻常事,又像是一种奇迹,这一年的第一种蘑菇,名字唤作羊肚菌的,开始破土而出。” 蘑菇的生长、生命的苏醒被抹上神圣色彩。自然万物的和?#22330;?#23545;生命的欣赏与敬畏,在极具仪式感的画面中流露出来。

  在蘑菇最早破土的夜晚,机村人会采摘并烹煮一顿新鲜蘑菇,这种做法是在感激和赞?#26469;?#33258;然的馈赠,而非“关于美味的感官文化迷恋?#34180;?#19982;外来入驻的工作组相比,机村人的饮?#22330;?#21407;始粗放?#34180;?#32780;且,他们很快?#22270;?#20046;遗忘了美味的蘑菇,对菌子的盛放“视而不见?#20445;?#26543;萎和腐烂也没让他们觉得“暴殄天物?#34180;?#36825;种平静得有些淡漠的态度,其实是对原始自然的尊重与感恩。机村人遵循着自然的运行规律,与之和谐共处,对自然的珍宝,不狂?#21462;?#19981;贪婪。

  这种态度在阿妈斯烱身上表现得最明显。只有斯烱发现了蘑菇圈,她懂得那是一切蘑菇的祖宗、是蘑菇生生不息的源泉,她打心眼里喜爱这些“围在一起开会”的可爱生命,虔诚而执著地守护着这山林的宝藏。斯烱采摘蘑菇,只为最基本的需求;?#26434;?#20854;他吃蘑菇的鸟兽,她亦心怀悲悯,看到啄食的松鸡,她会退后,小声说“慢慢吃,慢慢?#22253; 薄?#19975;物平等,自然和?#22330;?/p>

  现代文明推进的拷问

  而当代表着“先进”的工作组入驻机村来指导工作后,这里逐渐改变了。工作组表示,要用新观念生产、生活,而“物尽其用?#26412;?#26159;其中一种。

  在机村人对蘑菇淡然时,工作组认为山中的蘑菇和野果应该用来开罐头厂,资源要被充分利用,才不算浪费。而当原始森?#30452;?#24037;业局砍伐殆尽用作搞建设后,机村遭遇了从?#20174;?#36807;的大旱。

  当村长说“上天不会让地里长出这么多粮食的?#34180;?#21542;定粮食产量翻一番的目标时,工作组却要求以“人定胜天”的新思想来作为武器。在指令下,村民用尽所有肥料来浇灌小麦,庄稼疯狂生长,却始终不见成熟,最?#25214;?#38684;冻而腐烂。

  工作组与机村原住村民的观念,看似一个“先进”而“聪明?#20445;?#19968;个“落后”而“陈旧?#20445;?#20294;先进的一定?#36879;?#22909;吗?

  在生活方式较为原始的时代,机村人与大自然相伴,生活虽平淡,但家园如诗如画,充满生机。物质虽匮乏,但温情与人情味从不缺乏。在饥荒时期,他们凭借着蘑菇、野菜和狩猎,在互助中度过艰难岁月。

  随着社会经济和商业不断发展,在工作组带领下,机村变得更开放,人们与外界交流,也确实更“聪明”了,懂?#32654;?#29992;资源致富了。当松茸开始值钱后,发现商机的人群迅速“倾巢出动?#34180;ⅰ?#25195;荡”山林的资源,可谓疯狂。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大幅提升了,?#35789;?#21435;了对家园的初心。

  从尊重和感恩自然到违背规律地无?#20154;?#21462;,现代商业文明冲击着机村,善良与纯真渐渐流失,浮躁、贪欲、权钱开始占据人心。

  阿来表示,传统的、旧的生产方式虽然显得落后了,但其中合理的不能丢弃,比如天人合一、尊重自然、不要竭泽而渔。

  新生事物取代旧事物,是社会必然趋势,然而唯利是图、杀鸡取卵的发展方式真的可取吗?#24656;?#26377;尊重规律、爱护家园的发?#20849;?#26159;健康、可?#20013;?#30340;发展。正如阿妈斯烱,她也采摘蘑菇,但取之有度,感恩自然的馈赠,绝不破坏?#26377;?#29983;命的种子。

  守护温暖人性

  阿来在谈《蘑菇圈》的创作时表示,“即便看起来,这个世界还在向着贪婪与罪过滑行,但?#19968;?#26159;愿意对人性保持温暖的向往。就像我的主?#26031;?#25152;护持的生生不息的蘑菇圈。”

  阿妈斯烱作为小说的灵魂人物、作为蘑菇圈的养育者与守护人,在历?#32321;?#36801;中,身上始终显出温柔底色。

  对自然生灵,斯烱充满爱与敬畏。作为蘑菇圈的守护者、“养蘑菇的人?#20445;?#21482;有她才懂得用心去体会生命的奥义。“她坐下来,听见雾气凝聚成的露珠在树叶上汇聚。她听见身边某处,泥土在悄然开裂,那是地下的蘑菇在生长,在用力往上,用娇嫩的躯体顶开地表。那是奇妙的一刻。”

  在世人为利益不择手段、在“人心变坏”时,只有她还坚守着对家园的良心。她在大旱时背着一桶桶水攀向山中为蘑菇圈浇水,在人们为致富而疯狂攫取松茸时她竭力捍?#39304;?#22905;也采摘、?#20223;?#34321;菇挣钱,但与那些利欲熏心者不同,她是?#24615;?#21017;的,那便是索取有?#21462;?#32500;持生态平衡。?#26434;?#34321;菇圈,她始终保持着一份爱与尊重。

  对周围的人,斯烱也以善意和宽容相待,散发着温暖的光。

  在饥荒年代,她将蘑菇圈的好蘑菇分享给众人度日。她对不作为的哥哥处处?#23637;耍?#29978;至将蘑菇分给他的爱人。面对女书记官的刻薄,她不记恨,而是选择理解、同情和宽恕。即便是刘书记使她承担?#26031;露?#21644;悲苦的命运,她也并不揭发,选择隐忍,然后坚韧、乐观地生活。她与蘑菇圈作伴,全力为晚辈成长付出。

  小说以“我老?#23435;也?#20260;心,只是我的蘑菇圈没了”结尾,平淡的语言暗藏着斯烱深深的无力?#23567;?#38463;妈斯烱终会去世,失去守护者的蘑菇圈也终将消逝,连同那份善良与美好的初心。

责任编辑:李昂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