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金融數據信號積極 穩增長政策效果顯現

  9月金融統計數據表現亮眼。央行10月17日發布的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9月末,M2余額180.17萬億元,9月新增人民幣信貸1.38萬億元,前三季度人民幣信貸增加13.14萬億元;9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2.21萬億元,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累計增量15.37萬億元。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數據的變化表明央行此前累次降準的效果正在顯現,更多的資金開始向實體經濟流動。后續隨著貨幣政策效果加強,實體經濟將越來越能感受到融資難困境的緩解。

  信貸規模穩健增長

  9月新增人民幣信貸1.38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1119億元;前三季度人民幣信貸增加13.14萬億元,同比多增1.98萬億元,也遠高于過去5年的同期均值。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宏觀研究團隊認為,9月新增貸款較多,顯示出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共同發力下,貸款增長有所加快。業內專家也認為,9月信貸好于預期,與商業銀行可貸資金不斷增加有關,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進一步增強。

  “從結構來看,一方面,前三季度,居民短期消費貸款增加1.85萬億元,占比14.08%,較去年同期略有上升;居民中長期貸款新增3.83萬億元,占比29.15%,較去年同期下降8.5個百分點,反映房地產調控政策成效顯著。另一方面,非金融企業貸款增加7.11萬億元,占比54.11%,較去年同期上升2.75個百分點,反映出信貸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日益增強。”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

  具體到9月份,新增居民中長期貸款4309億元,已經連續4個月保持在4000億元以上的規模,實現持續穩健增長。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宏觀研究團隊認為,這說明當前住房市場保持平穩,個人住房貸款需求持續較為強勁,這可能也是房地產市場有一定韌性的表現,是判斷未來房地產市場走勢的重要參考因素。

  居民貸款繼續呈現短期化的趨勢。9月居民短期貸款新增3134億元,較去年同期提高597億元。居民短期貸款占比從2016年第一季度的11.8%提高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36.1%。

  此外,前三季度,票據融資增加1.21萬億元,其中,9月新增票據融資規模為1743億元。

  “企業新增中長期貸款環比回升、票據融資環比減少值得關注,這是實體經濟融資需求回升的信號,表明前期一系列穩增長政策正在發揮作用,未來實體經濟有望保持平穩運行。”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宏觀研究團隊分析認為。

  融資回表仍是主趨勢

  9月份,新口徑下社會融資規模增量2.21萬億元,比上月多增2768億元;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累計增量15.37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少2.32萬億元。

  2018年以來,社會融資規模口徑發生過兩次調整:第一次在2018年7月,央行將存款類金融機構資產支持證券和貸款核銷兩項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第二次在2018年9月,央行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

  業內專家解釋稱,今年8月份以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進度加快,對銀行貸款、企業債券等有明顯的接替效應。為將該接替效應返還到社會融資規模中,2018年9月起,人民銀行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納入社會融資規模統計。

  在新的統計口徑下,9月新增社會融資2.2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397億元。且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若從剔除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后的舊口徑看,9月新增社會融資同比少增約5000億元,主因仍是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非標融資持續減少所致。

  前三季度,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承兌匯票合計減少2.3萬億元,其中,委托貸款從年初以來持續負增長,年初至今累計減少1.16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少1.84萬億元;信托貸款從3月以來持續負增長,年初至今累計減少4652億元,比去年同期少2.25萬億元;銀行未貼現承兌匯票從5月以來持續負增長,年初至今累計減少6786億元,比去年同期少1.14萬億元。

  由于8月、9月地方債發行節奏加快,金融機構增加了對地方債的配置,對企業債券有接替效應。9月份,企業債券融資規模僅142億元,較8月下降超過3000億元。

  “在去通道、加強表外融資管理的背景下,今年表外融資大幅萎縮拖累了社會融資增速,但也讓信貸、債券等回歸成為實體經濟融資首選,未來,非標轉標、融資回表仍是主要趨勢。” 溫彬認為。

  M1、M2增速有所回升

  央行金融統計數據顯示,9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80.17萬億元,同比增長8.3%,增速比上月末高0.1個百分點。

  業內專家認為,M2略有回升是新增信貸較多、當月債券發行增加(地方債)以及財政存款減少等多重因素共同影響的結果。

  興業研究認為,居民存款增速回升是帶動M2增速企穩回升的主要力量。到2018年9月,居民存款同比增長9.0%,較上月提高0.3個百分點。且值得注意的是,居民存款增速在2018年4月觸底之后呈現波動回升的趨勢。這或許意味著,在資管新規的影響下,居民資產配置方向正在從表外理財向表內存款轉移。

  9月末,狹義貨幣(M1)余額53.86萬億元,同比增長4%,增速比上月末高0.1個百分點。

  “以企業活期存款為主的M1增速回升值得關注,這一方面表明企業獲得融資增多,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企業經營活力增強的信號。當然,僅一個月回升尚不能說明問題,還有待繼續觀察。”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分析稱。

  溫彬認為,總的來看,前三季度,M2增速保持在8%以上,社會融資規模數據雖有所下滑,但主要與金融嚴監管下表外融資大幅萎縮、整體融資環境趨緊、信用派生能力較弱有關。與此同時,前三季度新增信貸屢創新高,反映出在融資回歸表內的背景下,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仍然旺盛。

責任編輯:袁浩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