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姜洋:需加快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法治化国际化建设

  3月20日,上海新金融研究?#28023;⊿FI)学术?#23435;省?#20013;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在第12期CF40·孙冶方悦读会上发言表示,中国应加快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法治化、国际化建设,参与国际市场相关规则制度的制定,尽快形成自己的软实力。

  姜洋表示,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是改革开放后我国金融市场上的新生事物,利用好期货市场的功能,无论对实体经济,还是国家经济安全都极其重要。我国商品期货交易量已经连续9年位居世界第一。经过30年的建设,当前我国期货市场的法治环?#22330;?#35802;信建设、投资者保护等基础性制度和防范风险能力已经大大完善和提高,期货市场已经为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壮大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但是,由于开放度?#36824;唬?#22659;外投资者参与我国期货市场的限制很多,我国期货市场形成的定价?#24418;?#23436;全得到国际认可。在姜洋看来,我国期货市场应进一步扩大开放,便利全球投资者参与我国期货市场交易,推进形成大宗商品的主场交易,有利于建立和形成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中心。

  原油期货于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上市,成为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的?#24049;?#24320;端。姜洋称,2018年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对境外投资者开放以来,已经对国际原油的定价体系产生了一些影响,获得了正面评价。“如果我们正在上市交易的50多个大宗商品有一半的合约能够让国际投资者参与,那么中国期货市场形成的大宗商品定价就可能成为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的定价基准,我们的规则就能融入世界,参与国际治理。”姜洋说。

  姜洋认为,中国期货市场可以借鉴美国等国家发展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经验,利用我国改革开放形成的综合经济国力,建立以?#23601;?#26399;货交易所为主的国际化大宗商品定价中心,形成大宗商品国际贸易的定价基准,参与国际市场相关规则制度的制定。

  但姜洋同时也提醒,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是一个高效率、高风险的市场,监管部门必须做好市场监管和风险管理工作以应对其“双刃剑”的特征。姜洋表示,借鉴国?#31034;?#39564;以及多年的监管实践,我国监管层提前发现风险、化解风险的能力不断提高;未来仍需要将监管制度落到实处、监管责任落到人头,牢?#38382;?#20303;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责任编辑:杨喜亭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