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市公司CURRENT AFFAIRS
上市公司 / 正文
超低估值公司數較年初翻兩番 撿便宜貨,看你識不識貨

  A股扣非市盈率(TTM,下同)低于10倍的公司正迅速擴容!

  數據顯示,截至10月17日收盤時,A股共有210家公司的扣非市盈率低于10倍,較6月末時的100家翻了1倍,較今年初的39家增了4倍多,更有多家公司出現4倍以下的“極限低市盈率”。具體到行業,房地產、銀行、建筑裝飾材料、鋼鐵、汽車、采掘等行業占比較多,尤其是房地產行業,市盈率低于10倍的公司多達46家。

  有分析人士表示,“扣非市盈率僅為個位數”群體迅速擴容超200家,意味著市場正進入真正的底部區域。對投資者來說,低市盈率公司增多并不代表“滿地黃金”,尤其是其中大部分是傳統行業公司,前景并不為市場所看好。比較市盈率的同時,更應注意判斷,具體公司能否持續保持良好的盈利能力,以及面對風險的承受力如何。

  超低估值公司擴容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在210家公司中,扣非市盈率低于7倍的有71家,低于5倍的有13家,個別公司的扣非市盈率甚至低至3倍。例如,光明地產的扣非市凈率為2.91倍,公司去年下半年、今年上半年分別實現扣非后歸母凈利潤15.98億元、8.2億元,而公司目前總市值為70.42億元,最終得出低于3倍的極限低扣非市盈率。

  安陽鋼鐵亦是如此,公司過去12個月扣非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6.3億元,而公司目前總市值為83.3億元,計算可得,扣非后市盈率為3.17倍。安陽鋼鐵表示,今年三季度盈利進一步增加,扣非后歸母凈利潤預計達到14.78億元至15.78億元,同比增幅為46%至56%。

  對于盈利同比大幅增長,安陽鋼鐵解釋稱,隨著去產能的持續推進,鋼鐵行業供需總體平衡,優勢產能得以發揮,公司主要產品量價齊升,效應明顯好轉。

  安陽鋼鐵并非個例,扣非市盈率低于5倍的13家公司中,有8家屬于鋼鐵行業,分別是安陽鋼鐵、華菱鋼鐵、韶鋼松山、新鋼股份、南鋼股份、太鋼不銹、柳鋼股份及方大特鋼。這意味著,如果這些鋼企能保持目前的盈利能力,投資者買入持有5年,就能收回全部本錢,而鋼廠依然隆隆運轉。

  低估值僅是一方面,由于股價持續低迷,不少公司的股息率也頗為誘人。以最新股價計算,多達120家低市盈率公司,最近12個月的股息率可跑贏余額寶,即超過2.8%。其中68家公司的股息率超過4%,方大特鋼、華聯控股、順發恒業、安信信托及方大炭素的股息率甚至超過10%。

  傳統行業公司成主力

  為何這些公司市盈率一降再降?所處行業或許是個重要“標簽”,用一個詞來概括,就是“傳統行業”。

  具體來看,房地產行業出現的低市盈率公司最多,涉及公司數量多達46家,然后是銀行、建筑裝飾材料、化工、鋼鐵、汽車、采掘、輕工制造(主要是造紙)及交通運輸,它們各自出現低市盈率公司的數量分別為25家、22家、19家、19家、13家、12家、11家和10家。

  今年以來,不少公司處于“殺估值”的階段——即使業績持續走好,市場依然不認為其值得買入,股價更是一路下滑。例如,山東鋼鐵2017年扭虧為盈,實現扣非后歸母凈利潤17.23億元,而當年末公司總市值為233億元。今年上半年,山東鋼鐵實現扣非后歸母凈利潤17.08億元,最新市值卻掉落至178億元。

  醫藥行業中的“傳統領域”也不受關注。維生素龍頭新和成最新的扣非市盈率為9.25倍,而公司未來業績依然較好,預計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24.33億元至27.03億元,同比增長170%至200%。可今年以來,新和成股價一直處于下降通道,年初至今跌幅已經超過了40%。

  事實上,市場對于“夕陽行業”一向不友好,以長期以來的低估值代表行業——銀行為例,早在2012年,銀行業ROE在20%以上時,PE就僅在10倍以下。如今,依然有25家銀行的扣非后市盈率低于10倍。

  怎樣撿便宜?

  有著強勁盈利能力的股票,卻在市場上遭遇明顯的低估值,不少研究人士都對該現象有著自己的理解。看下來,他們的核心觀點主要圍繞“盈利無法持續”、“行業沒有前景”的要點展開。

  例如,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逐一分析認為,在目前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銀行業的盈利能力和資產質量都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因此當前的低估值正是對這種不確定的風險溢價。房地產和建筑業均屬于周期性行業,業績波動屬于中等水平。盡管最近一年內ROE有所增長,但現金流狀況都顯著惡化。而且,房地產和基建投資的高增長時代已經過去。煤炭、鋼鐵屬于典型的強周期行業,業績波動位居行業前列,正因為業績波動大,所以給的估值也不應該高。

  多位私募人士認可上述觀點,并承認,這也是目前市場的共識。然而,在整體趨勢明確的情況下,銀行等行業的盈利能力將在具體多長時間內出現下滑?是否可能出現下滑斜率平緩的狀態?影響煤炭、鋼鐵等周期性行業的去產能、環保因素是否會在明年取消?這些政策是否會常態化?

  對于這些問題,不少私募人士表示,具體時間節點和變化范圍幾乎無從預測,但既然有長期風險,索性不再配置。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既然持續盈利能力是考察公司是否被低估的關鍵因素,在估值水平較為一致的情況下,哪些公司盈利更加可持續,或在潛在風險因素發生時,哪些公司能夠一定程度避免沖擊,這些可能才是整體市盈率下行中的“便宜貨”。

  

責任編輯:吳粵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