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货币政策仍需稳字当头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的发言中指出,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还有相当?#30446;?#38388;,包括利率、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等,上述工具足以应对不确定性。“考虑到美联储正在加息,中国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24065;?#32434;称。

  对此,江山控股研究院联席院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建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通胀稳定,对货币政策的实施能够起到支撑作用,使用中短期、对冲性的货币政策工具?#30446;?#33021;性更高。

  今年以来,央行已实施4次降准。其中,10月15日降准1个百分点,除去置换当日到期的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外,?#22836;?#20102;7500亿元增量资金,?#22836;?#30340;流动性超过前几次降准。对此,李建军表示,这部分流动性到了年底也会对冲掉一部分财政性存款。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孙超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目前货币政策的基调依旧是稳健中性的,边际上有所好转。他强调,货币政策一定层面上会考虑全球政策协调,当前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中,全球流动性边际上有所收紧,倘若采取“大放水”式政策,或会造成?#26102;?#22806;流并加大汇率压力。

  “货币政策仍需以稳为主。”李建军认为,经过上一轮金融危机,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正不断丰富,现在已包括短期、超短期、中长期工具,货币政策工具的多样性和实施准确性也在提高。

  此前,在2016年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的情况下,央行认为频繁降准容易强化对政策放松的预期,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因此,谨慎使用降准工具。“原因在于当时的环境是跨境资金流出压力大,汇?#26102;?#20540;压力大。但是目前无需太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经过这些年的实践,我国在跨境资金流动管理方面更?#21451;?#26684;,并积累了很多经验,货币政策、汇?#20351;?#29702;也更加主动、灵活、?#34892;А!?#26446;建军说。

  “今年降准则主要是为了补充流动性,以支持国内经济发展。”李建军表示,此前2016年第三季度,央行认识到经济?#27492;?#36235;势,开始通过公开市场回收流动性,也给今年的货币政策实施、降准的实施挪出了空间,这就是所谓的“逆周期”调节。

  孙超也强调,货币政策更多地是发挥“逆向调控”功能,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央行将会择机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实施MLF等政策,?#28304;?#31283;定经济增长。从准备金率来看,当前,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在12.5%至14.5%,相较于发达国家仍有较大的调整空间;从利率来看,当前7天期OMO逆回购利率为2.55%,1年期MLF利率为3.3%,而美国基准利率为2.25%,且后续或会继续上调。

  “相对于降准而言,降息政策?#30446;?#38388;比较有限。降息政策的实施或需看到经济明显的下行压力以及汇率的阶段性企稳。此外,货币政策实施?#24065;?#38656;要关注通胀压力以及资金是否会再度流入房地产领域。”孙超说。

  对于当前的流动性水平,孙超表示,当前,银行间流动性处于合理宽裕的状态,存款类金融机构与非银行机构面临的资金利差处于低位,宽裕的流动性有助于疏通信贷传?#35760;?#36947;。当前,M2与社会融资增速仍处于低位,宽裕的流动性有望维持。此外,孙超表示,央行同时通过公开市场继续微调流动性,使得当前市场面临的资金成本比较接近公开市场利率,后续继续下降的概率有限。

  “流动性水平需要分两个层次来看,一是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是充裕的,二是实体经济能感受到。我们必须承认,现在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仍存在融资难、融?#20351;?#38382;题。这一问题并不是货币政策造成的,也不是仅仅通过货币政策一方面就能解决的。缓解这一问题,不仅要有流动性的支持,还需要财政、税收等各方面发力。”李建军表示,但总的来?#25285;?#30446;前我国普惠金融机制?#20849;?#22815;成熟,尤其是在借贷市场,数据收集、风控模型、银行支?#20013;?#24494;企业的渠道、意愿等方面与国际市场都还存在差距。另外,除了银行渠道,也要注重发挥?#26102;?#24066;场、债券市场等直接融?#26159;?#36947;的作用。

  近日,18红狮SCP006在发行的同时配售了相应的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孙超表示,CRM的使用?#34892;?#23545;冲了债券的信用风险,最终发行结果较佳,显示了CRM?#34892;?#25552;振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孙超认为,为促进“宽信用?#20445;?#25509;下来监管层可能会采取措施提振市场主体对中低等级资?#21183;?#19994;的信心。此外,近期也发生了“国资驰援民企”现象,直接给民企提供流动性,同时,国?#26102;?#26223;的“增色?#20445;?#20063;降低了企业后续的外部融资?#35759;取?#23485;裕的流动性叠加市场主体对相关领域信心的?#25351;矗?#23485;信用”有望得到?#24179;?/p>

  “其实,不仅仅是小微企业?#37322;?#34701;资,很多农商行、城商行也对小微金融、消费金融业务有很大?#30446;释?#20063;就是?#25285;?#36164;产端和负债端都有巨大的需求,但是没有桥梁。”李建军强调,要注重创新金融服务,在抵押担保、增信、风控等方面创新方式,更多地利用新?#38469;酢?#26032;科?#38469;侄危?#24357;补企业信息和数据不足的问题,以更好地解决信息不对称难题。

责任编辑:杨喜亭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