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貨幣政策仍需穩字當頭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的發言中指出,貨幣政策工具方面還有相當的空間,包括利率、準備金率以及貨幣條件等,上述工具足以應對不確定性。“考慮到美聯儲正在加息,中國的利率水平是合適的。”易綱稱。

  對此,江山控股研究院聯席院長、首席經濟學家李建軍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國內通脹穩定,對貨幣政策的實施能夠起到支撐作用,使用中短期、對沖性的貨幣政策工具的可能性更高。

  今年以來,央行已實施4次降準。其中,10月15日降準1個百分點,除去置換當日到期的45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外,釋放了7500億元增量資金,釋放的流動性超過前幾次降準。對此,李建軍表示,這部分流動性到了年底也會對沖掉一部分財政性存款。

  長江證券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孫超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目前貨幣政策的基調依舊是穩健中性的,邊際上有所好轉。他強調,貨幣政策一定層面上會考慮全球政策協調,當前美聯儲處于加息周期中,全球流動性邊際上有所收緊,倘若采取“大放水”式政策,或會造成資本外流并加大匯率壓力。

  “貨幣政策仍需以穩為主。”李建軍認為,經過上一輪金融危機,央行貨幣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正不斷豐富,現在已包括短期、超短期、中長期工具,貨幣政策工具的多樣性和實施準確性也在提高。

  此前,在2016年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的情況下,央行認為頻繁降準容易強化對政策放松的預期,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因此,謹慎使用降準工具。“原因在于當時的環境是跨境資金流出壓力大,匯率貶值壓力大。但是目前無需太擔心這方面的問題,因為經過這些年的實踐,我國在跨境資金流動管理方面更加嚴格,并積累了很多經驗,貨幣政策、匯率管理也更加主動、靈活、有效。”李建軍說。

  “今年降準則主要是為了補充流動性,以支持國內經濟發展。”李建軍表示,此前2016年第三季度,央行認識到經濟復蘇趨勢,開始通過公開市場回收流動性,也給今年的貨幣政策實施、降準的實施挪出了空間,這就是所謂的“逆周期”調節。

  孫超也強調,貨幣政策更多地是發揮“逆向調控”功能,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時,央行將會擇機調整存款準備金率、實施MLF等政策,以此穩定經濟增長。從準備金率來看,當前,我國存款準備金率在12.5%至14.5%,相較于發達國家仍有較大的調整空間;從利率來看,當前7天期OMO逆回購利率為2.55%,1年期MLF利率為3.3%,而美國基準利率為2.25%,且后續或會繼續上調。

  “相對于降準而言,降息政策的空間比較有限。降息政策的實施或需看到經濟明顯的下行壓力以及匯率的階段性企穩。此外,貨幣政策實施時也需要關注通脹壓力以及資金是否會再度流入房地產領域。”孫超說。

  對于當前的流動性水平,孫超表示,當前,銀行間流動性處于合理寬裕的狀態,存款類金融機構與非銀行機構面臨的資金利差處于低位,寬裕的流動性有助于疏通信貸傳導渠道。當前,M2與社會融資增速仍處于低位,寬裕的流動性有望維持。此外,孫超表示,央行同時通過公開市場繼續微調流動性,使得當前市場面臨的資金成本比較接近公開市場利率,后續繼續下降的概率有限。

  “流動性水平需要分兩個層次來看,一是銀行體系的流動性是充裕的,二是實體經濟能感受到。我們必須承認,現在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仍存在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這一問題并不是貨幣政策造成的,也不是僅僅通過貨幣政策一方面就能解決的。緩解這一問題,不僅要有流動性的支持,還需要財政、稅收等各方面發力。”李建軍表示,但總的來說,目前我國普惠金融機制還不夠成熟,尤其是在借貸市場,數據收集、風控模型、銀行支持小微企業的渠道、意愿等方面與國際市場都還存在差距。另外,除了銀行渠道,也要注重發揮資本市場、債券市場等直接融資渠道的作用。

  近日,18紅獅SCP006在發行的同時配售了相應的信用風險緩釋憑證(CRM)。孫超表示,CRM的使用有效對沖了債券的信用風險,最終發行結果較佳,顯示了CRM有效提振了投資者的風險偏好。孫超認為,為促進“寬信用”,接下來監管層可能會采取措施提振市場主體對中低等級資質企業的信心。此外,近期也發生了“國資馳援民企”現象,直接給民企提供流動性,同時,國資背景的“增色”,也降低了企業后續的外部融資難度。寬裕的流動性疊加市場主體對相關領域信心的恢復,“寬信用”有望得到推進。

  “其實,不僅僅是小微企業渴望融資,很多農商行、城商行也對小微金融、消費金融業務有很大的渴望。也就是說,資產端和負債端都有巨大的需求,但是沒有橋梁。”李建軍強調,要注重創新金融服務,在抵押擔保、增信、風控等方面創新方式,更多地利用新技術、新科技手段,彌補企業信息和數據不足的問題,以更好地解決信息不對稱難題。

責任編輯:楊喜亭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