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一个行动 胜过一打纲领”

  日前,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在京召开。会议强调,要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

  实际上,本届政府对国企改革一直保持高度重视。自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新一轮的国企改革大潮涌动,“1+N”的政策体系从宏观上搭建框架,多轮试点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然而,此次再提国企改革的两个表述耐?#25628;?#21619;。

  在中国政府网公布的会议消息中,前有国企改革“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论述,这充分体现了当前国企改革任务的复?#26377;?#21644;艰巨性,也体现了决策层?#28304;?#30340;清醒认识和推动改革的坚决态度;后有“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具体要求,这意味着下一阶段国企改革要聚焦重点难点、以实效而非文件口号落实中央精神。

  毫无疑问,无论是“一指”还是“一个行动?#20445;?#20854;所指向的均是硬骨头,是顽疾,是前序改革中可能存在的大而化之现象,是多项任务同时启动但浮于表面、核心问题难以根治?#28982;?#24330;。那么,在这次会议中,所谓的“一指”或“一个行动?#20445;?#31350;竟指的是什么呢?

  会议提出的“六个抓好”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仔细分析“六个抓好”不难发现,诸多措施所指向的政策目标其实有着统一的内核,即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提高国企效率。

  其中,抓好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抓好改革授权经营体制,是从企业的经营、?#26102;?#21046;度上进行探索,以激发管理层、员工等的主观能动性。具体来看,“保障经理层经营自主权,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增强企业内部?#38469;?#21644;激励”“提高国有?#26102;?#37197;置效率”“在组织架构、运营模式、经营机制方面加大改革力度”等改革内容,均旨在通过市场化的激励?#38469;?#26426;制,而非单纯的行政手段?#20174;?#21270;国企经营治理,让员工得到合理回报。

  特别是针对市场化经营机制,会议专门以一个“突出”来论述了各类激励机制。在“市场化选?#28014;?#22865;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市场化退出”的原则之下,要对职业经理人分红、赋权,通过持股计划等激励措施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

  有激励自然也有?#38469;?#20294;?#38469;?#20063;不仅是为了限制,更是为了中长期更好的发展和服务。在“突出抓好国有?#20160;?#30417;管要坚持生产力优先标准”的表述中,强调了监管的针对性、有效性和系统性,而其核心是为了对微观主体加强服务,是提高其专业化能力和水平。

  与企业内部激励?#38469;?#26426;制建设相比,同样不可忽略的是市场环境下的外部激励?#38469;?#26426;制,?#28304;?#35753;国企作为一个整体,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实现公平竞争,进而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让市场成为真正的激励者。本次会议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要命题。这并非单纯的老调重弹,而是直指化解过剩、落后产能这块硬骨头。实际上,不少人认为,要推动国企转型,其最根本同时也是最顽固的障碍在于打破软性预算?#38469;?#25171;破国企“大而不能倒”的固有思维,打破其在获取资源、资金、政策等方面的“超然”地位。在会议消息中,通过“抓紧消化”“加快结构调整”“加大自主创新力度”“坚决化解”这一系列加急加紧的表述,可以看到决策层对这项任务的紧迫感以及推动其落实的决心。

  应当看到,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既是因为国企自身的重要性,因其体量巨大而形成的影响力,因其所在行业往往关系国计民生,因其在重大领域、重大事件面前一贯发挥的积极主导作用,又是因为其牵动全局的影响力。可以说,国企改革到位,是其自身投资经营效率的提升,是其带动社会经?#26757;?#23637;效率的提升,也是对资源配置扭曲的纠偏。

  总之,“断其一指”当断的是国企最顽固的积弊,“一个行动”当属激励?#38469;?#26426;制的重塑。而最终要实现的目标是,无论国企内部职?#20445;?#36824;是放眼行业、产业乃至整个经济格局里的国企自身,都能实现“能者贤者改革者上、庸者懒者低效者改”。

责任编辑:杨喜亭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