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一個行動 勝過一打綱領”

  日前,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在京召開。會議強調,要從戰略高度認識新時代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中心地位。

  實際上,本屆政府對國企改革一直保持高度重視。自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新一輪的國企改革大潮涌動,“1+N”的政策體系從宏觀上搭建框架,多輪試點也在緊鑼密鼓地推進。然而,此次再提國企改革的兩個表述耐人尋味。

  在中國政府網公布的會議消息中,前有國企改革“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的論述,這充分體現了當前國企改革任務的復雜性和艱巨性,也體現了決策層對此的清醒認識和推動改革的堅決態度;后有“一個行動勝過一打綱領”的具體要求,這意味著下一階段國企改革要聚焦重點難點、以實效而非文件口號落實中央精神。

  毫無疑問,無論是“一指”還是“一個行動”,其所指向的均是硬骨頭,是頑疾,是前序改革中可能存在的大而化之現象,是多項任務同時啟動但浮于表面、核心問題難以根治等積弊。那么,在這次會議中,所謂的“一指”或“一個行動”,究竟指的是什么呢?

  會議提出的“六個抓好”為我們指明了方向。仔細分析“六個抓好”不難發現,諸多措施所指向的政策目標其實有著統一的內核,即增強微觀市場主體活力,提高國企效率。

  其中,抓好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建設、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抓好改革授權經營體制,是從企業的經營、資本制度上進行探索,以激發管理層、員工等的主觀能動性。具體來看,“保障經理層經營自主權,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結構”“增強企業內部約束和激勵”“提高國有資本配置效率”“在組織架構、運營模式、經營機制方面加大改革力度”等改革內容,均旨在通過市場化的激勵約束機制,而非單純的行政手段來優化國企經營治理,讓員工得到合理回報。

  特別是針對市場化經營機制,會議專門以一個“突出”來論述了各類激勵機制。在“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差異化薪酬、市場化退出”的原則之下,要對職業經理人分紅、賦權,通過持股計劃等激勵措施激發員工的主觀能動性。

  有激勵自然也有約束,但約束也不僅是為了限制,更是為了中長期更好的發展和服務。在“突出抓好國有資產監管要堅持生產力優先標準”的表述中,強調了監管的針對性、有效性和系統性,而其核心是為了對微觀主體加強服務,是提高其專業化能力和水平。

  與企業內部激勵約束機制建設相比,同樣不可忽略的是市場環境下的外部激勵約束機制,以此讓國企作為一個整體,在市場機制的作用下實現公平競爭,進而實現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讓市場成為真正的激勵者。本次會議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本輪國企改革的重要命題。這并非單純的老調重彈,而是直指化解過剩、落后產能這塊硬骨頭。實際上,不少人認為,要推動國企轉型,其最根本同時也是最頑固的障礙在于打破軟性預算約束,打破國企“大而不能倒”的固有思維,打破其在獲取資源、資金、政策等方面的“超然”地位。在會議消息中,通過“抓緊消化”“加快結構調整”“加大自主創新力度”“堅決化解”這一系列加急加緊的表述,可以看到決策層對這項任務的緊迫感以及推動其落實的決心。

  應當看到,國有企業改革的中心地位,既是因為國企自身的重要性,因其體量巨大而形成的影響力,因其所在行業往往關系國計民生,因其在重大領域、重大事件面前一貫發揮的積極主導作用,又是因為其牽動全局的影響力。可以說,國企改革到位,是其自身投資經營效率的提升,是其帶動社會經濟發展效率的提升,也是對資源配置扭曲的糾偏。

  總之,“斷其一指”當斷的是國企最頑固的積弊,“一個行動”當屬激勵約束機制的重塑。而最終要實現的目標是,無論國企內部職員,還是放眼行業、產業乃至整個經濟格局里的國企自身,都能實現“能者賢者改革者上、庸者懶者低效者改”。

責任編輯:楊喜亭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