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债券受托人职责权限安排模式初探

  债券受托人一般是指由发行人聘任的,由债券信托合同指定享有债券信托合同权利,为债券持有人的利益在债券存续期和违约后履行事务管理性职能,并要求债券债务人履行债券信托合同义务的主体。债券受托人诞生于19世纪初的美国,至今已有约200年的历史。作为国际债券市场的基础制度之一,债券受托人能够更好地代表分散、众多的持有人进行债券管理或集体行动,给债券存续期管理和违约处置提供了更多灵活性。从当前各国域内法实践来看,美国、日本的债券受托人实践较为典型,分别代表了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差异化的制度安排。

  债券受托人安排的美日模式比较

  首先,两种模式分别是基于信托关系与委托合同关系两种不同的基础法律制度安排。

  美国债券受托人的法律基础是信托关系,债券所有权被分离为法定所有权(legal title)与受益所有权(beneficiary title),分别为债券受托人和债券持有人享有。通过签署债券信托契约(bond indenture),受托人应承担与这种信赖相称的信义义务(fiduciary duty),即要求债券受托人为投资者的全部利益行动,且在债券违约后要如同谨慎人(prudent-man)在相同情况下处理?#32422;?#20107;物的谨慎和?#38469;?#26469;处理受托事务,尽自身最大能力维护债券持有人利益。

  日本公司债管理人定位为公司债持有人的“法定代理人”,通过与发行人签署委托管理合同,接受委托为债券持有人的利益管理公司债券,尤其注重公平诚实义务和善管注意义务。公平诚实义务是指不?#24066;?#20248;先?#28304;?#37096;分公司债债权人,当公司债债权人和公司债管理人(或者第三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时,必须代表债权人利益;善管注意义务指公司债管理人在管理公司债时,需履行善意管理者的注意义务,需要在适当时或用适当方法行使公司债管理人的权限。

  其次,两种模式在任职主体资格、利益冲突处理方式上差别较大。

  美国并未限制担任受托人的机构类型,仅要求能够行使公司信托权能、资产总额不少于15万美元。纽约梅隆银行这类专业受托人机构及大型银行集团下属的信托实体,如花旗集团机构与信托板块(Citi Agency and Trust)?#26085;?#25454;主要市场份额。美国《1939年信托契约法》及相关规则明确了债券受托人潜在利益冲突的具体情形,其中以承销商和受托人利益冲突问题最受瞩目。但由于大型金融机构内部通过设置防火墙实现不同业务条线的隔离,在债券存续期较为?#34892;?#22320;避免利益冲突的发生,因此美国债券受托人利益冲突解决问题主要集中在违约发生后。

  考虑到债权管理能力、信用水平, 日本公司债管理人资格限定为银行(包含各行业法中规定的视同银行的公司)及信托公司,实践中主要由与发行人有紧密融资关系的主办银行承担该角色。公司债管理人通过与本机构贷款业务条线共享信息来掌握发行人的经营状况。也就是?#25285;?#26085;本公司债券管理人机制以利益冲突的存在为前提,且要求融资部门和公司债管理业务部门之间构建信息共享机制,主动监督发行人的经营状况。此外,当公司债管理人和债券持有人确有利益冲突,且经持有人会议决定该利益冲突需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时,应由法院代表投资人任命一位“特殊中介?#20445;?#20195;替原有的公司债管理人履行职责。

  第三,受托人的具体职责和权限是两种模式异质化的核心。相比而言,美国模式更关注违约后开展债权回收的集体行动,日本模式则偏重存续期及违约后的主动管理以便进行债权的保全和回收。

  在债券存续期内、违约发生前,美国要求受托人基于受托契约接收发行人的财务报告、年度合规报告等证明文件,审查其是否符合契约的要求,并不对其进行真实性审查、分析或调查;违约发生后,受托人对持有人的义务上升为“谨慎人”标准,受托人应依照契约约定比例的债券持有人指示,且在适当受偿后,善意地开展债权回收,并在修改契约的“非金钱条款?#20445;╪on monetary terms)、豁免发行人的?#38469;?#24615;违约等方面拥有一定程度的裁量权。从近二三十年来的市场实践看,由于“审慎人标准?#20445;╬rudent man standard)缺乏清晰界定,实质性违约发生的情况下,受托管理人为避免承担责任,无论在该事项上是否具有裁量权,一般都会征求持有人的意见。美国债券受托人履职的消极倾向不利于其高效发挥集体行动的专业优势。

  在公平诚实和善管注意义务的原则基础上,日本债券受托人被赋予了较为细?#38534;?#20840;面地管理性义务,包括在存续期内通过发行人提交的报告及新闻媒体等渠道主动跟踪发行人的经营?#23433;?#21153;状况、遵守债券条款的情况;确认公司债券的违约事实、召集持有人会议、向法院申请批准持有人会议决议并执行决议等。为保全债权的实现,日本公司债管理人具有必要的一切诉讼或诉讼外的权限,如对发行人的业务状况、机构变更、财务限制条款的遵守情况、出现导致提前兑付的情形,有权要求发行人及时向其报告;向法院申请对发行人行使调查权;发生影响债券兑付的重大不利情况时主动与发行人沟通或追加担保等。与职责权限对应的法律责任也较为严格,公司债管理人因怠于履行诚实、善管义务给投资者造成损失时应承担赔偿责任,且由其承担举证责任。实践中,由于日本公司债管理人的职责繁重、合规成本高,因而积极性并不强,债券发行往往规避适用设置公司债管理人的相关规定,实际设置管理人的公司债不足20%。

  关于我国债券受托人职责权限安排的几点思考

  债券受托人的职责权限是债券受托人制度的核心。为确保制度的?#34892;?#24615;,应综合考虑市场发?#22815;肪场?#39118;险管理和预警能力、违约处置效率和持有人的实?#24066;?#27714;等,合理划定受托人的职责权限边界。美国债券受托人更关注违约后开展债权回收的集体行动,可概括为“?#22330;薄?#26085;本公司债管理人偏重存续期及违约后的主动管理,我们称其为“管”。当前,我国债券受托人职责权限安排?#24605;?#37319;美国和日本的经验,“有统有管”、“统管结合”。

  一方面,我国债券市场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打?#32856;?#20817;的时间?#20849;?#31639;很长,投资者风险自担的意识还在逐步建立和强化,必须在具备一定条件下循序推进,防止违约事件进一步扩散和蔓延。债券受托人职责权限的“统管结合?#20445;?#19968;方面,有助于促进投资人集体维权、提高维权效率;另一方面,受托人在具备一定管理权限的情形下,能够协助投资人监督发行人的信用状况、及时作出预警等,对发行人形成更多监督制约。

  另一方面,当前我国债券市场受托人制度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尚不成熟,交易所债券市场担任受托人的主体主要是证券公司,银行间市场尚未正式推出该制度,但最为可行的主体仍是银行为主的机构,短期内团队和人员配备仍可能十分匮乏,承销与受托人团队的隔离要求仍有待进一步探索,形成类似于美国“纽约梅隆银行”那样的专业受托机构更需时日。有鉴于此,“管”的?#27573;?#19981;宜过于繁杂,应结合监管机构的风?#21344;?#25511;管理需要做好平衡。同时,要吸取日本的教?#25285;?#32473;债券受托人设置一定的免责港湾,从而培养和鼓励债券受托人队伍的发展壮大。

  (本文作者单位为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