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一带一路”建设5周年硕果累累

金融业立足当前更需放眼长远

  今年9月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8月末,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4179;?#19968;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上强调,共建“一带一路”顺应了全球治理体?#24403;?#38761;的内在要求,为完善全球治理体?#24403;?#38761;提供了新思路?#36335;?#26696;。在近日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以及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办的东方经济论坛上,“一带一路”方面的合作也被再度强调。

  “一带一路”建设具可?#20013;?#24615;

  过去5年时间里,“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得到广泛认可,部分重点项目加速?#24179;?#26681;据“走出去”公共服务平台的相关信息,《上海金融报》记者梳理了三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在对外直接投资和对外承包工程方面的大致情况。

  对外直接投资方面,2015年的投资额最高,2017年直接投资的国家最广。

  2015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8.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投资主要流向新加坡、哈萨克斯坦、老挝、印尼、俄罗?#36141;?#27888;国等国家;2016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3个国家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同比下降2%,占同期总额的8.5%,主要流向新加坡、印尼、印度、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2017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9个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3.6亿美元,同比下降1.2%,占同期总额的12%,较上年提升了3.5个百分点,主要投向新加坡、马来西亚、老挝、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越南、俄罗斯、阿联酋?#22270;?#22484;寨等国家。

  对外承包工程方面,2016年新签合同最多,2017年的合同额最高。2015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的60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3987份,新签合同额926.4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44.1%,同比增长7.4%;完成营业额692.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5%,同比增长7.6%;2016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8158份,新签合同额1260.3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1.6%,同比增长36%;完成营业额759.7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7.7%,同比增长9.7%;2017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7217份,新签合同额1443.2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4.4%,同比增长14.5%。

  投资金额大、线路长、项目多,长期以来,对于“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回报率和商业可?#20013;?#24615;一直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在今年4月举行的2018星展中国“洞悉亚洲”论坛上,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在回答《上海金融报》记者提问?#21271;?#31034;,在去年5月14日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习近平主席提出关于国开行提供2500亿元等值人民?#19994;?#19987;项贷款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之后一?#38382;?#38388;,相关政府、金融机构、国?#39318;?#32455;也对投资的回报问题表达过关心。截至4月中上旬,国开行已?#20449;?#36151;款折合1165亿元人民币,并争取在年内把2500亿元全部?#20449;?#23436;成。郑之杰表示,虽然很快就可以完成?#20449;擔?#20294;在对项目的评价过程中,国开行仍本着市场化运作原则,遵循国际惯例和市场规则办事。目前国开行没有不赚钱的项目,只有赚多赚少的问题。此外,在?#24179;?#19968;带一路”建设中,国开行非常注重效率?#22836;?#38505;问题。“控制风险也是创造利润的一种方式,一般很多人认为银行获利应该是靠存贷款利差,但其实减少风险、控制风险也是盈利。自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8498;螅?#25105;们着重研究了‘一带一路’的国别风险,并对64个国家中的每个国家?#21152;?#19968;个国别风险的报告。”郑之杰表示。

  “一带一路”建设背后的金融逻辑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虽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商业环境更不规范,政治版?#23478;?#20855;有较大不?#33539;?#24615;,这些都会给投资项目的回报率带来较大变数。基建项目的投资周期比较长,与上述风险因素加在一起,就会产生项目能不能按期建成、建成后能不能顺利营运、项目能不能按照当时的预期产生现金流?#20219;?#39064;。但是在基础设施投资上不能只考虑项目本身的回报率,还需要从宏观的角度看长期回报。而随着整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环境的改善,可以预见微观投资回报率和商业?#30446;沙中?#24615;均会得到改善。洪灏进一步表示,参与其中的金融机构,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领域的合作,搭建多层次的金融平台,以服务各类投资者。同?#20445;?#36824;需要建设长期的、稳定的、风险可控、可?#20013;?#30340;金融保障体系,保障“一带一路”建设?#30446;沙中?#24615;。

  “虽然部分地区商业环境不太规范,会存在不?#33539;?#30340;风险,但金融机构的本质使命就是管理风险,当拿到合适的溢价后,金融机构就不应该害?#36335;?#38505;。”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23545;?#23545;《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具体到“一带一路”建设,要从金融角度理解这件事的必要性。“从金融视?#24378;矗?#19968;带一路’建设能够重新构建中国对外的资产负债表。之前中国对外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特性是高流动性、?#22836;?#38505;性、低收益性的发达国家资产,持有相当数量的美国国债就是最典型的特点。而?#24179;?#19968;带一路’建设,相当于把中国原本对外投资特性中的安全?#38498;?#27969;动性作了重新组合,转变成低流动性、低安全性、高收益性的资产。”张?#23545;?#25351;出,这是两类资产头寸的重新调整。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资产头寸的调整呢?#31354;虐对?#20998;析,伴随经济高速增长,中国积累了巨量金融资产,但中国式“金融大爆炸”十年后,中国的金融机构需要?#19994;?#26032;的收益率来源。“如果想继续获得8%、9%的收益率,必须?#19994;?#32463;济增速保持在两位数的国家。因此,中国对外?#26102;?#36755;出理应前往高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这是金融的一项逻辑所在。”

  郑之杰也表示,“一带一路”倡议?#35757;?#21040;世界各国和各国?#39318;?#32455;的广?#21512;?#24212;,这是一个发展机会。“在全球化过程当中,国与国之间的发展存在不平衡,一些洼地有待发现和建设,在建设过程中做大经济发展的‘?#26696;狻?#22312;帮助其他经济体、国家和区域发展的同?#20445;?#20063;发?#36141;投?#28860;了我们自身。”

责任编辑:韩胜杰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