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諾獎注重“以人為本” 經濟學與生活緊密相聯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耶魯大學的威廉·諾德豪斯和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保羅·羅默,以表彰其在創新、氣候和經濟增長研究中的貢獻。兩位學者在各自研究領域里有何突破?此次獲獎的兩個主題共同指向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對當前中國經濟發展有何啟示?就此,《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了上海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研究院院長助理、副教授張牧揚和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何飛。

  《上海金融報》:什么是新經濟增長理論和氣候經濟學?

  張牧揚:宏觀經濟學里主要有兩大理論,一是經濟增長理論,二是經濟周期理論。經濟增長理論就是研究一個國家、一個經濟體在較長期(幾十年甚至更久)內的發展情況。所謂新經濟增長理論是相較以前的經濟增長理論而言的。經濟增長理論最早的代表是托馬斯·羅伯特·馬爾薩斯,他是當時英國的人口學家、經濟學家,以人口理論著稱。在經濟增長理論方面,馬爾薩斯是比較悲觀的學者,他認為在有限的土地上,如果人口按幾何級數增長后,會不可避免地面臨饑荒,人均的生活水平不能得到很好的提高。

  20世紀5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默頓·索洛在資本理論和增長理論方面有開拓性研究,即通過資本積累,減少消費來達到快速積累目的的理論。他的觀點是通過高儲蓄、高積累可以起到經濟增長的效果。這個理論一定程度解釋了不同國家經濟增長的差異,但也有局限性,因為不能解釋幾個問題:一是僅僅說不同資本積累率會導致不同的經濟增長水平,卻未說明為何不同國家的資本積累會不同。二是這個理論的一個推論在于只要資本積累率和儲蓄率一樣,就斷定最后的長期生活水平也趨同。但現實生活中這樣的趨同很少見,這就是問題所在。

  20世紀8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盧卡斯、羅伯特·巴羅和這次諾獎得主羅默研究的新經濟理論,就是想辦法解釋之前的經濟增長理論無法解決,但又確實發生過的現象,也就是所謂的內生增長理論。

  何飛:所謂氣候經濟學,通俗來說就是一門研究氣候變化對經濟影響的學科,運用中注重將氣候變化經驗與經濟決策相掛鉤,其作用機理主要是通過氣候變化影響人的行為進行傳導。

  《上海金融報》:諾德豪斯和羅默兩位學者的貢獻在哪里?

  張牧揚:新經濟增長理論強調技術會影響長期經濟增長。但技術不會憑空產生,需要人力資本,需要教育積累,而不是僅憑資本積累就足夠。這給了“后發”國家一些啟示,就是可以引進技術,為后面的發展經濟學作了基礎,即“后發”國家怎么追趕發達國家。但這個理論也沒解釋為何不同國家的差距到最后無法“收斂”。而羅默對此作了解釋——技術因素并非想要就能馬上獲得,而是需要下功夫,否則“后發”國家即便拿到發達國家的技術也不一定會用,這是需要自我強化的,但發達國家的技術突破的可能性大一些。這解釋了索羅的經濟增長理論中,不同國家收入水平的差距為何會長期存在。這就是新經濟增長理論的一個主要內容。從理論發展的角度看,羅默的新經濟增長模型更貼近現實,而經濟模型的標準之一就是能不能更多地解釋現實。

  何飛:在新經濟增長理論研究上,羅默的最重要貢獻是開創了內生增長理論,打破了傳統經濟學中“規模收益遞減”的“一致性認知”,引入“規模報酬增長”概念對經濟持續增長作出解釋,指出可通過知識運用、技術創新推動經濟實現長期可持續增長。在氣候經濟學研究上,諾德豪斯的最重要貢獻是構建了氣候變化對社會經濟影響的全面綜合模型(DICE Model),其整合了經濟學、氣候學、碳循環等一系列研究,對政府制定放緩溫室效應等對氣候變化不利的政策有重要啟示。

  《上海金融報》:新經濟增長理論對中國有何啟示?

  何飛:兩位學者的研究成果有內在緊密聯系,對全球經濟實現可持續增長、降低氣候變化的不利影響等有重要作用。尤其對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具有更明顯的啟示意義。一方面,羅默的內生增長理論能夠很好地支撐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推動經濟可持續增長的高質量發展路徑。中國應當繼續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動技術創新,完成過去依靠勞動力、土地資源拉動經濟增長向未來依靠技術創新促進經濟可持續增長的轉變。另一方面,諾德豪斯的研究成果對中國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發展經濟與保護環境協同并進形成了有力支撐。未來中國有必要在大氣保護方面作出更大貢獻,在全球范圍內發揮更大作用。

  張牧揚:對中國來說,可以明白創新的條件要看人力資本的培養和累積。“后發”國家的優勢在于可以模仿,全球化使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經濟趨一體化,對經濟增長有好處。因為技術有溢出效應,但溢出的成本較低,在新的地方采用已經開發出的技術的成本,會低于重新研發技術。新經濟增長理論強調技術擴散,羅默也支持全球化,最近十幾年的發展也可看出全球化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很明顯,國與國在技術上的交流對雙方都有好處。如果秉持長期發展,要堅持技術交流。當然,整體上是這樣,但個體上可能有各種考慮,比如不同國家的人力技術有內在循環,外界很難對其進行改變,各國有各自的經濟增長規律,需要獲得尊重。

  《上海金融報》:近兩年諾獎得主的研究理論越來越生活化,該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何飛:近兩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獲獎成果很好地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思想,無論是2017年的行為經濟學,還是今年的氣候、創新與經濟增長理論,都是將經濟學與人的行為緊密掛鉤,圍繞“人的行為受哪些因素影響,又會影響哪些經濟決策”展開研究。可以預計,“以人為本”思想將繼續成為諾獎“風向標”。

  張牧揚:經濟學本來就是和生活聯系緊密的學科,是研究人和社會的學科,我們在生活各方面都會對經濟學理論“感同身受”。經濟學理論完全與直覺相反不一定是錯的,但不一定是很好的理論。好的理論很符合直覺,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

  【延伸閱讀】

  兩名美國經濟學家緣何獲獎

  據新華社訊 瑞典皇家科學院將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美國經濟學家威廉·諾德豪斯和保羅·羅默,以表彰他們在可持續經濟增長研究領域作出的突出貢獻。評審委員會的聲明說,經濟學的核心是處理稀缺資源,自然決定了經濟增長的主要制約因素,而人類的知識決定了如何應對這些制約。今年的經濟學獎得主通過構建解釋市場經濟與自然和知識相互作用的模型,擴展了經濟分析的范圍,“使我們更接近于回答如何實現長期可持續的全球經濟增長”。

  聲明還說,羅默的貢獻在于“技術變革”,他的研究展示了知識如何成為推動經濟長期增長的動力,并奠定了現被稱為“內生增長理論”的基礎,解釋了創意與其他商品不同,需要特定條件才能在市場中充分發揮作用。諾德豪斯的研究與“氣候變化”密不可分,涉及社會與自然之間的相互作用,他創建了描述全球經濟與氣候相互作用的定量模型,整合了物理學、化學和經濟學的理論與實踐結果。

  諾德豪斯1941年生于美國阿爾伯克基,目前在耶魯大學任經濟學教授。羅默1955年生于美國丹佛,現任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獎金為900萬瑞典克朗(約合100萬美元)。

  在諾貝爾系列獎項中,經濟學獎并非依照已故瑞典工業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的遺囑設立,而是由瑞典國家銀行1968年創立,獎金由瑞典國家銀行支出。今年是該獎頒發50周年。

責任編輯:李昂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