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信托+公益推動慈善事業發展

慈善信托備案超百單規模破16億元

  據民政部“慈善中國”網站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慈善信托備案數量106單,受托財產總規模達到165019.52 萬元。從這些項目來看,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是主要實踐模式。僅今年9月,百瑞信托、廈門信托、重慶信托、萬向信托等相繼在慈善信托方面有所行動,而且多單慈善信托運行滿一年后開始資助慈善對象,預示著慈善資金運作良好,幫扶成效逐步顯現。

  慈善信托業務 規模數量齊升

  近段時間以來,關于慈善信托的新聞屢見不鮮:國內首單救助自閉癥兒童慈善信托“百瑞仁愛·黃河愛心基金慈善信托”、國內首單間接控股上市公司規模最大慈善信托“萬向信托·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慈善信托”、國內首只體驗式的扶貧慈善信托“廈門信托·臨夏希望之旅慈善信托”相繼成立……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孔慧芳博士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自2016年9月《慈善法》正式生效以來,慈善信托業務在我國發展勢頭良好,慈善信托規模數量齊升。根據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統計數據,慈善信托受托財產規模逐年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2018年1月份至9月份,慈善信托受托財產總規模達到7.56億元,月均規模0.84億元,平均每單慈善信托1938萬元。而2016年9月迄今,慈善信托受托財產總規模為16.5億元,月均規模0.66億元,平均每單慈善信托1557萬元。

  從月均備案單數來看,2016年最高,主要是因為多數信托公司依據《慈善法》將已設立的準公益信托轉化為標準的慈善信托,前期“儲備項目”貢獻率較大。但因《慈善法》普及率以及社會各界對慈善信托的認知度較低,2017年月均備案單數有所下降。但隨著上述問題的逐步解決,以及慈善信托相關配套制度的不斷完善,2018年慈善信托的頻率月均單數較2017年有所回升。據百瑞信托相關人士透露,“百瑞仁愛·天愛慈善信托”“百瑞仁愛·沃特環保慈善信托”“國家電投金融筑夢·春暉慈善信托”等多單慈善信托也有望在年內落地。

  受托結構與受托財產 種類趨于多樣化

  根據百瑞信托博后站統計,在106單慈善信托中,永續型慈善信托為23單,總規模達到121042.76萬元。其中,21單規模1000萬元以上的慈善信托中永續型為8單,規模為119207.6萬元,規模占比高達98.5%;2單10000萬元以上的慈善信托均為永續型,規模為109200萬元,規模占比高達90.2%。孔慧芳認為,大額永續型模式慈善信托占比較大,這更有利于慈善信托的運作以及慈善理念的傳承,對于慈善信托的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

  另經統計發現,除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這一主要實踐模式外,目前已有10單“信托公司+基金會”的雙受托人模式,7單基金會、1單“基金會+多個自然人”的受托模式成功備案且運行順暢。其中,慈善組織與信托機構跨界合作模式更有利于發揮各自專長、實現優勢互補,對擴大公益慈善資金來源,以及提升慈善項目的管理水平更加有利。

  在受托財產方面,財產權慈善信托亦已閃亮登場。國內首單股權慈善信托“國投泰康信托2017年真愛夢想2號教育慈善信托”,國內首單控股上市公司參與,規模最大的“萬向信托·魯冠球三農扶志基金慈善信托”都為創新型慈善信托的發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應。

  從公益信托 到準公益信托和慈善信托

  應該說,信托公司在公益慈善信托領域的探索和嘗試早已有之。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國家電投集團資本控股有限公司所屬百瑞信托公司在第一時間向有關部門提交了申請開展公益信托的請示,并于當年10月份發起設立了旨在為四川地震災區和偏遠地區教育事業提供專項援助的鄭州慈善(四川災區及貧困地區教育援助)公益信托計劃。截至2018年8月底,該公益信托計劃已累計完成募資超過350萬元,先后資助了四川江油及河南滎陽的3所小學進行教學樓重建和學生宿舍及食堂改造等工程。

  該信托屬于行業內首批得到監管部門認可的公益信托之一,這也是百瑞信托在探索“信托+公益”模式之路上的第一次成功嘗試。

  但客觀來看,第一代公益信托的發展并不盡如人意,由于僅僅是借用了信托通道完成了資金募集與定向使用,募集的愛心善款大都實行的是傳統輸血式的一次性投入方式,使得信托公司后續沒有資金可以進行投資管理,也就無法發揮其在愛心善款保值增值中的專業能力,從而導致了2008年后第一代公益信托的沉寂。

  后來信托公司探索以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形式參與公益慈善事業,信托本金、部分本金或收益根據信托文件約定或委托人意愿用于公益慈善目的的準公益信托應運而生。如2013年以來,百瑞信托先后推出的包括“百瑞仁愛·天使基金1號”和“百瑞仁愛·瑞祥基金1號”在內的多只準公益信托計劃。與第一代公益信托有所不同,這些以集合資金信托方式設立的公益目的的信托計劃,較好地實現了對信托資金真正的投資管理,從而使善款具備了一定的自身造血功能,由此完成由1.0至2.0迭代。

  這一狀況一直延續到2016年3月《慈善法》的頒布。在《慈善法》中,不僅明確信托公司可以擔任慈善信托受托人,而且進一步明確了慈善信托的主管機關是民政部門,同時將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制約慈善信托發展的制度缺失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實質性解決。正是在這樣的歷史機遇下,慈善信托迎來發展的曙光。

責任編輯:韓勝杰
相關稿件
福建22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