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觀點CURRENT AFFAIRS
觀點 / 正文
潘光偉:普惠金融發展應堅持問題導向

  中國銀行業協會黨委書記、專職副會長潘光偉在“2018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上表示,近年來,銀行業金融機構積極踐行普惠金融的理念,普惠金融服務的效率和質量明顯提高。

  “同時,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國際貿易摩擦加劇的背景下,普惠金融發展面臨的壓力和挑戰也不少。”潘光偉強調,主要存在四個方面問題:一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有待進一步疏通,銀行業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需要調整。銀行是經營風險的行業,要在風險可控或者承擔適度風險的前提下,加大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二是傳統模式下為小微企業、“三農”、貧困人口提供金融服務成本高、風險大的特點并未發生明顯變化,商業可持續性面臨挑戰,普惠金融服務內生動力不足。三是補齊普惠金融領域制度短板面臨挑戰,缺乏系統性、制度性安排,有些政策落實不到位、精準度不足。四是新型金融業態存在不夠規范、信息安全等問題,普惠金融領域創新面臨金融亂象,背離了普惠金融的初衷。

  潘光偉認為,針對以上困難和問題,建議堅持問題導向,從以下六個方面來進一步思考和探討銀行業攻堅普惠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的問題。

  第一,要解決融資難問題,不能靠銀行業機構單打獨斗,而是要按照“幾家抬”的思路。要思考一是如何加強財政、工商、稅務、監管等部門之間的聯動,做好政策傳導,構建信息資源共享、合作共贏的普惠金融生態環境;二是如何消除小微和民營企業與商業銀行之間信息不對稱的鴻溝;三是如何打造適應小微和民營企業融資需求的供應鏈金融,對供應鏈上下游企業進行批量授信、批量開發,提高信貸服務質效;四是如何發展天使投資、創業投資等風險投資,發揮VC、PE等前期介入資金作用,加快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和金融創新體系。

  第二,針對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居高不下,應該綜合考慮使用市場化手段和政策化措施,發揮好市場和政府“兩只手”的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一是銀行業金融機構要思考如何在落實監管機構“兩增兩控”相關要求、堅持“量價統籌”的同時,通過內部轉移定價機制,合理確定普惠型小微貸款利率,保障普惠金融服務的商業可持續性;二是思考怎樣更好地落實“無還本續貸”等政策要求,緩解小微企業續貸時的資金周轉難題;三是思考如何鼓勵科創企業和初創期小微企業,綜合運用金融租賃、保理、票據市場、股權融資等金融工具,提升直接融資比重。

  第三,針對小微企業“短、小、頻、急”的融資需求,銀行業金融機構需要深入研究和思考,一是如何根據企業不同發展階段特點,提供各類綜合性金融服務,真正把融資與融智相結合,變“輸血”為“造血”;二是如何針對小微企業資產特點和融資需求,因地制宜,研發中長期融資產品;三是如何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結構,豐富抵質押品類型,縮短信貸流程,提升服務水平。

  第四,面對普惠金融業務分散、額度小、成本利潤率較低的情況,首先,如何按照監管要求,細化盡職免責辦法,完善激勵約束機制,更加科學合理地制定評價考核指標及績效考核方案,進一步激發做好普惠金融服務的內生動力?其次,如何合理制定獨立的普惠金融信貸計劃,切實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實體經濟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地滿足小微、“三農”的多樣化金融服務需求?

  第五,在科技先行的時代背景下,銀行業金融機構需要深思,一是如何以科技創新為驅動力,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先進技術實現對客戶的精準畫像和數據挖掘分析,從而提供精準服務;二是如何提升大數據風控在客戶營銷、反欺詐、風險預警、供應鏈金融、小微信貸和數據安全等領域的應用,進而提高授信審批效率、優化客戶體驗。

  第六,建立健全中小企業風險補償機制和擔保體系是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重要一環。要思考,一是如何建立有效的風險補償機制,探索財政貼息、銀稅互動等模式;二是如何共建融資擔保體系,形成“政府+銀行+保險”小額信貸風險共擔模式,加大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的風險擔保;三是如何建立健全相關法律制度,規范市場發展,維持良好的行業秩序。

責任編輯:袁浩
福建22选5软件